戚诺

是夜。
“啊!”
江厌离从梦中惊醒。
金子轩也跟着妻子醒了过来,他拥住江厌离,问:“阿离,怎么了?”
江厌离回抱住金子轩,说:“我梦见我们把阿凌一个人留在世上了。”
金子轩轻轻地拍着江厌离的背,说:“怎么会,只是个梦罢了。”
“嗯。”说着,她把金子轩抱得更紧了些,“子轩,阿凌的满月宴就快到了,我想……”
金子轩抚着江厌离的头发,笑着说:“我知道,请柬我已经派人送去乱葬岗了。”
江厌离抬头看着金子轩,深情一笑:“谢谢你,子轩。”
金子轩把江厌离重新抱回怀中,说:“跟我说什么谢谢。”
是夜,金江夫妇又进入了梦乡。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