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诺

亲爱的死神

我的妈妈死于难产。七岁前,我一直都是和爸爸生活的。
爸爸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只是不爱笑,平时只会躲在房间里对着妈妈的遗像痴痴地笑。妈妈走后,为了让妈妈的东西保存完好,他特地把妈妈住过的房间空了出来,定时打扫,自己则是睡到了客房。
那个时候,我并不明白爸爸到底有多爱妈妈,直到那一年的到来。
爸爸走的那一天是四月一日,家里来了很多人,他们把我家里的东西陆陆续续地搬出了家门。最后,四周只剩下墙徒四壁。我问爸爸原因,但他没有回答我,他只是抚着我的头说:“爸爸要出去一下,若生要乖,一定要乖。”
那一年,我七岁,那一年,他抛下我与埋葬妈妈骨灰的海洋融为一体。

爸爸的葬礼是姑姑办的,葬礼办在老家。姑姑是爸爸唯一的妹妹,只是一直不和爸爸住在一个城市,所以我和姑姑并不亲近。葬礼上,鱼龙混杂,有亲戚,也有爸爸生前的朋友。繁闹的哭悼声压得我喘不过气来。我蜷坐在角落,埋着头,脑海中不断地回响起爸爸离开家时说的话:“爸爸出去一下,若生要乖,一定要乖。”我紧咬下唇,一边告诉自己,那个人是骗子,我不要为骗子哭泣,一边止不住地流泪。
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那个地方待了多久,只感觉好像在某时某刻,有一双臂膀拥住了我,那个怀抱十分冰凉,弥漫着丝缕腐烂的味道。我抬起头,那个怀抱就消失了,我站起身来,之才发现,葬礼上只剩下姑姑和我。
那时候,我以为,那一刻只是幻觉。

葬礼后,我被姑姑带回了她家。姑姑的丈夫是一个暴烈的人,他并不同意姑姑抚养我,他和姑姑已经有一个孩子了,那孩子是个男孩儿,比我小三岁。住进他们家的第一天晚上,我听到了姑姑和姑父的吵架声。
第二天,姑姑的嘴角多了一块淤青。我上前抱住了姑姑,姑姑的眼泪终于忍不住掉了下来。
当天下午,姑姑接到了一个电话,然后,她带我去见了一个律师,那个律师手里有爸爸的遗嘱。傍晚,姑姑和我从律师事务所出来,我们各拿到了一张银行卡,那里的钱是爸爸名下把所有资产变卖的结果。从那以此,姑父再不反对我住在他们家里,但也从未认可过姑姑的做法。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会拿出那张银行卡,轻轻地摩挲,那里面是爸爸留给我最后的柔情。我知道,爸爸不是不爱我,他只是更爱妈妈。

白驹过隙,时间飞逝到了我初二的那年。
那又是一个愚人节,我在学校门口第一次对一个人说出:“我喜欢你。”
对方是我在这个城市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叫诚,我的人际交往一直很糟糕,我也就只有他算的上我的朋友,只还得归功于老天,让我们小学时是同班同学,初中也是同班同学。
三月三十一日的时候,我看见一个男生偷偷摸摸地往我课桌的抽屉里放了什么东西。待他走后,我回座位一看,却是诚给我的告白信。
读完信后,我决定向他告白。
可诚被我突如其来的告白愣住了,良久才开口:“你……是真的……”
“你怎么在这儿,还不回家?”另一个男生走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看到我时,他突然乖笑起来,小声地凑到他的耳边说,“我就说你和林若生不简单吧,你那封信果然是写给她的,你还得谢谢我呢。”只是,这句悄悄话十分不敬业,让他想要刻意保密的人听得清清楚楚。
诚的脸瞬间涨得通红,忙说:“什么不简单,我们只是朋友,还有,谢你什么?”
我看着他们一个手足无措,一个幸灾乐祸的样子,忽然觉得厌恶无比。我捂着脸,大笑起来:“哈哈哈哈,看看你害怕的样子。”
他们都愣住了。
我收起笑容,丢下一句:“愚人节快乐。”说完,我转身就走。
“哔哔哔——”不远处传来一阵刺耳的车鸣,我侧过头去,看见了一辆冲向我的轿车和司机惊慌失措的脸。
不知是多久之后,我睁开了眼睛。我躺在一个黑色的房间里。
床边坐着一个正在看书的男子:“你醒了。”
我试图起来,却没有任何力气。
男子淡淡地说:“躺好,你的灵魂还没有适应这里的环境。”
我说:“你是谁?”
男子合上书:“这就难答了,这么说吧,你们国家的人喜欢称我为阎王,不过,我更喜欢你们那儿的人给我的另一个称呼,死神。”
我看着自己的手掌,把它放在脸上,它不是透明的,却像死寂的空气一样无法给我任何触觉:“所以,我现在已经死了?”
男子说:“算是吧,至少在你之前的那个世界是死了。”
我沉默,原来死就是这样啊。
男子坐到了床边,捋了捋我的刘海:“不过你也是有意思,在四月一号死去,死得就像个笑话。”
我把脸别到了没有他的那一边:“死神还喜欢捉弄小鬼啊。”
他站起身来:“我的上一任收入的第一个灵魂是一个烈士,再上一任是皇帝。我没想到,我收的第一个灵魂会死得那么随意,太无趣了。”
我闭上眼睛,不想去理睬他。
他继续说:“不如这样,我多匀给你二十年的生命,作为报酬,你得把你的人生活得出彩些,否则,你就得永远留在这个地方,无法循环重生。怎么样?”
我轻轻一笑,饶有兴致地说:“好啊。”

消毒药水,好讨厌的味道。好在,我今天就要出院了。
姑姑提着行李袋,在我的耳边不停地唠唠叨叨:“小若啊,以后走路千万,一定要小心一点,你知不知道,这一次家里为了你花了多少钱,这些天,弟弟连肉都吃不上啊。”
随着我的长大,我需要的日常花销也跟着膨胀。初中起,姑姑渐渐地觉得姑父当年的阻扰是有道理的。对我,也不如从前细致,虽然她对我从来不及对她的儿子。
我一边拧开矿泉水的瓶盖,一边说:“姑姑你不是帮我买了意外保险吗?怎么?保险公司赖账了吗?还有那个司机,不是也塞了不少钱?”
姑姑吞了口口水:“话也不是这么说的,他们也不过是陪些医药费,还有那些伙食费啊,你现在又要补身体,要天天给你弄好吃的。还有你姑父,为了照顾你这几天都没上班呢,工资都没有。”
我咕嘟咕嘟的往嘴里灌矿泉水,不想再说话。
这些年,我对姑姑的态度也越来越差,姑姑觉得这是叛逆的表现,其实,这只是我在闹脾气,我希望她能多关注我一下。

几天后,我回到学校上课。
班上的人个个都十分殷勤,尤其是打断我表白的那个男生。我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在这个班上不再是空气。
原来标新才能立异。
而从前我唯一的朋友,却处处躲着我。活过来之后,我真的觉得我不该向他表白,即使先挑起这场乌龙的是他。
一节体育课,我作为“重点保护对象”被准许请假,一个人留在了教室里。
我趴在桌子上,什么也不想做。
“你在干什么?”空气突然说话了,“你就想这样趴着把自己的人生活得出彩啊!”
我把头埋在胳膊里:“吵死了,你不在你的黑匣子里管你的死人,跑这儿来干嘛?”
他坐到了我同桌的位置上:“监督你啊,别忘了,你可是欠着我二十年的生命呢。再说了,什么黑匣子,那是灵魂空间。”
我抬起头,对身边的“空气”说:“黑乎乎的一片,可不是黑匣子嘛。而且,我会努力的,绝不会枉费你给的二十年。”
“空气”渐渐显出了颜色,变成了半透明的人,他双手抱胸:“所以,你现在应该做什么?”
我拿起笔,翻开数学书,集中精神,认真的预习,复习。半透明的人又变回了空气。
托他那次监督的福,我在剩下的时间里补上了之前所有的漏洞,在一次质检考试里取得了c市第一的成绩,班主任告诉我,这意味着我得到了保送c市第一学府a中的资格。
当天,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姑姑,但姑姑说:“那个a中啊,学费很贵的,咱们上不起啊。照姑姑说,咱也不用去上什么a中,其实b中也挺好的,不比a中差多少。”
b中,c市最差的高中。
我没有与她争辩。班主任说,次日a中的老师就会到学校来和我商量保送的事情。于是当晚,我一夜未眠,在心里仔细的揣摩明天该说的话。
第二天,我见到了a中的老师,我上演了人生的第一场戏。我低着头,努力的让眼泪掉下来,带着哭腔对她说:“我是真的很想去a中读书的,可是,可是我姑姑说,她付不起a中的学费,我以后可能要去b中读了,姑姑已经很辛苦了,不能让她再为我操劳了。老师,让你白跑一趟,对不起”
那位老师果真被我感动到,连忙说:“没关系,我们a中啊最看重的是人才,老师可以帮你申请奖学金,以你的成绩,绝对没问题的。”
最终,我还是上了a中。
高中,姑姑让我住校,生活费十分拮据,但还够吃饭。
像我这样孤僻的人,住校等同于一个人住,没有人愿意搭理一个“摆架子”的人。面对他们刻意的躲避,我往往嗤之以鼻,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却常常咬牙哭泣,绝不发出一点声响。
某天周末晚上,宿舍里的人都出去玩了,只留下我。
“要是难受,就去跟她们正常地交朋友啊。”他突然出现在我的床沿。
“我做不到。”我说。
“为什么?”他问。
“没有人真的爱我。”我说,“爸爸也好,姑姑也好,诚也好,爱情,金钱,脸面都重要过我,其他人也一样。没有人愿意给我纯粹的爱。”
他沉默片刻,说:“会有的。”
我冷冷一笑。我知道,是我太贪心了,这世上,能有几个人如妈妈那样幸运,能遇见爸爸这样从一而终的人?可我就没有办法对那些虚情假意视而不见。

高二,难得的月假,我回到家,听见姑父在训他的宝贝儿子。不用说也知道,一定又挂科了,我这个弟弟上初中起就成绩没有及格过。
我与姑姑的关系因为常常见不到面,已经向僵硬发展。当我提着包进客厅时,在一旁助威的姑姑看见我立刻转移了矛头:“林若生你过来,你说说你,怎么那么自私自利?只顾自己的成绩,都不知道抽空帮帮弟弟。”
我放下包,一字未发,径自走回房间,上了锁。
这是我第一次在这个“家”里哭,我把自己裹在被子里,咬紧牙关,努力不让自己哭出声来。爸爸离开后,我每一次哭泣都是这个样子的。
少顷,被子里出现了另一个“人”,这些年,他总是在我最脆弱的时候出现。他把我拥在了怀里,他没有体温,周身还散发着死人才有的腐烂气息,可我却觉得格外温暖,格外清新。
我说:“我可不可以不用再活下去了?我觉得待着黑匣子里也挺好的。”
他说:“胡说,无法轮回的灵魂只能变作偶人,有思想,却无法行动,十分痛苦。”
我问:“你为什么要和我打这个赌?”
他顿了顿,说:“我刚开始确实是想收一个偶人,但现在我想让你活着,好好地活着。”
我嗤笑:“其实我不是你收入的第一个灵魂吧。”
他用下巴抵住了我的头:“是,你父亲才是。”
我环住了他的腰:“明天,我想去看看爸爸。”

第二天,周日,也是四月一日。
我早早出门。我去了爸爸自杀的那片海。我躺在沙滩上,任海水涨潮浸湿我的身体。
“我爸爸有没有和你说过什么?”我向身旁那团带着腐烂气息的空气挥了挥手,说。
他沉默不语。
我说:“跟我说实话。”
“他问我:‘能不能告诉我,我的妻子现在在哪里?’但你的母亲不是由我转生的灵魂,所以我并不知道,也如实回答了你父亲,然后,他眼睛里最后的一点亮光就这么灭了,他说:‘没想到还是找不到她。那么死神大人,您能否告诉我,如果当初我和我的妻子没有要这个孩子,现在会是怎样的情形?’”
“你怎么说的?”我问。
“我说:‘没有那种如果。’最后,他在绝望中被我强行转生。”
海浪冲击沙滩,海水掩面了我的脸,少顷,潮水推去,带走了眼角流下的同是咸咸的液体。
他终于显出了原型,他躺在我的身旁,轻叹道:“我本不该把他的话听进去的,可我却动了恻隐之心,还去看了你。”
我起身看着他,此生第一次感到欢愉。

那天之后,我的生活再没泛起波澜。一晃十五年过去,我三十岁了,我成为了一个作家,小有名气,但至今未婚。
这些年,身边的人一批一批地更换,皆如过客般擦肩而过,如曲终则人散。唯有他未曾离开,我也知道他不会离开,从我确定他是葬礼上那个怀抱主人起,我就知道。
他是掌管亡灵的死神,却沾上了人间的风尘。
春节,我回到c市过年。
姑姑老了不少,但唠叨不减:“小若啊,你看你都三十岁了,还没嫁人,这怎么行,要不姑姑帮你介绍介绍?”
我笑着说:“我想想吧。”
这些年,姑姑少了几分刻薄,多了几分慈祥,也许是年龄大了,看得宽了。只是,因为我的偏激,我们的关系终究回不到最开始的时候。
几天后,他又出现了。
他一出现,我便问他:“你希望我结婚吗?”
他没有回答。他还是顾忌了。
次日,我一气之下答应了姑姑去相亲。

年后,我和那个相亲对象就定了婚,但我们没有恋爱。
婚礼当天,我换上了婚纱,精心的整理妆容。到场的嘉宾很多,初中同学,高中同学,大学同学,同事我都叫来了不少,其中还包括男生诚。
但是新郎和新娘都逃婚了。
几天前,我的未婚夫突然告诉我,他不想娶我了,正巧,我也并不是真的愿意嫁给他。于是我们相约一起翘掉这场婚礼。
我盛装打扮,却没有去婚礼现场,而是去了酒店的天台,第二十一层。
我一阶一阶地踏上那个制高点,心底与初二的时候我奔向那辆轿车时一样波澜不惊。
那个时候,轿车正要撞向我的时候,我其实有时间跑开避免与它的碰撞,可我选择了放弃,我停在了那里,静静等待着死亡的到来。
后来,我抱着游戏的态度和最好的一点希冀重生,就像是当初读完诚的告白信一样,也是一时兴起掺杂着些许侥幸。
可我却忘了,我的人间不论何时都是冰冷的。

我缓步走向天台的边缘,转身,躺了下去。
我闭上眼睛,迅速地下落,突然之间,空气不再流动了,我停在了半空中,他再一次出现。
他揽着我的腰,我伸出手,搂着他的脖子。
他说:“为什么?”
我说:“你可不可以带我一起回黑匣子?我愿意永远做一个偶人。”
他说:“可是我不愿意,我给你二十年,就是为了让你认真活一次。可没想到,我根本无力改变你。若生,你值得轮回重生,去过更精彩的人生,我喜欢有温度的你,我无权占有你。”
我想哭,可此刻的我却无法流出眼泪。我说:“那我可以跟你说一句话吗?就当是遗言了。”
他点了点头。
我凑近他的耳朵,悄声地说:“我喜欢你。”
他看着我,眼眶湿润:“一会儿只要你停止了心跳,我就为你转生。”
他慢慢地放开我,渐渐地消失不见。
“嘭——”
“啊——”
我掉落在地,伴随着路人的尖叫,吐出了一口鲜血。我躺在地上,用尽最后的力气,微微地重复我的遗言:“亲爱的死神大人,我,喜欢,你。”
一。二。三。
我失去了知觉。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