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诺

[九十]辗转成殇 二

  “九月姐!九月姐!你点快!”
  “一月,你干什么?”
  “快点就对了。”
  “好!那你到底要带我去哪?”
  “别问了,一会你就知道了。”
  就这样,九月被一月生拉硬拽地拖到了花园的音乐喷泉前。
  九月不耐烦地问:“一月,你到底想干什么?”
  然而,无人应答,一月这个机灵的小丫头早就趁着九月疑惑的当头溜走了。是的,这是个“阴谋”,小一月就是个拖。
  但是,九月还没有意识过来,继续叫唤:“一月。一月。一月!一……十月。”最后一个一月还没叫出来,“阴谋”策划者们设定的男主角就被其中一个策划者二月从灌木丛后面推来出。
  九月打量着既狼狈又尴尬的十月,制问道:“你不是说你今天有任务吗?”
  十月尴尬地挠了挠头,结结巴巴地回答道:“是……是……有任务。”
  九月走近十月,笑道:“是吗?那你在这做什么?”
  十月瞟了一眼九月背后的音乐喷泉,皱了皱眉头,继续结巴道:“我……我……我也不知道。”
  “噗嗤”九月嗤笑,她虽然早已了解来十月的不善言辞,但是每每看到,还是会不禁嗤笑。
  “十月哥,你倒是说呀!”藏在草丛里的一群策划者们怎算是有按耐不住的了,这次跳出来的是将十月推出来的二月。
  “二月怎么……”九月轻声低喃。
  二月怕是被气糊涂,一股脑地把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个遍:“十月哥,你来之前不是跟我们保证过吗?你说你今天一定会说出口的,结果呢?我们那么多人计划了那么久的计划就这样被你几句话给废了。”
  十月没有理会二月的抱怨,一本正经地说:“喷泉一直没有开。”
  音落,其他躲在灌木丛里的策划者们都一窝峰地跳了出来,他们也听不下去了。当他们正准备炮灰轰十月的时候,玄月突然来了。
  玄月看着音乐喷泉前的一堆黑月铁骑,发问:“在干什么?”
  众黑月铁骑(九月十月除外)异口同声:“没干什么!”这样的默契十分少见。
  玄月轻叹一声,再看向九月和十月,对他们说道:“你们俩过来一下。”音落,玄月转身离开,九月和十月紧随其后。
  他们来到了古堡的客厅里坐下,玄月首先发话:“我们有客人要来。”
  九月问道:“谁?”
  玄月表情沉重地说:“那人的学子,他,叫琉星。”
  “琉星!”十月惊愣,又是这个名字!虽然九月回来已经一年有余来了,但是他依然记得,她归来第一天的情境,那时她还在处于昏迷,他听到她一遍遍的叫着琉星两个字,十月明白,精神涣散的人是不会撒谎的。
  “十月,十月,十月。”见十月一直处于走神的状态,九月感到疑惑,“你怎么了?不会,认识那个琉星?”
  十月凝视着面前的九月,说道:“不认识,只是听一个人提起过。”
  玄月见眼前这两个聊错主题,轻咳一声提醒道:“你们跑题了。”
  九月嘻嘻地笑了笑,表示抱歉。
  玄月轻叹,说道:“好了,你们俩个明天记得好好招待我们的客人,好,就这样。”
  音落,玄月起身离开。
  夜幕降临,九月洗浴完毕后正躺在床上看书。忽然,房门被敲响。
  “那位?”九月问道。
  “九月姐,是我,四月。”门外的四月回答道。
  “四月?进来吧!”九月对四月说道。
  四月打开房门,走进房间,向九月打招呼:“九月姐。”
  九月放下书本,问道:“四月,有事吗?”
  四月纠结了一会儿,还是说出来了:“我是来道歉的,关于白天的事情,对不起!”
  九月笑了笑,说道:“哦!原来这次轮到你当炮灰了。”(九月的意思是每次他们计划什么“阴谋”被揭穿之后,总有一个人会被派出来代表所有人道歉,这个人被九月称作“炮灰”。)
  四月尴尬地笑了笑,过了一会儿,她忽然问九月:“九月姐,你喜欢十月哥吗?”
  四月眼前一亮,高兴道:“真的吗?”
  九月从床上起来,靠近四月说道:“真的。不过,这不会是十月让你问的吧。”
  听九月这么说,四月连忙解释道:“不是!不是!我只是想知道我们做的到底有没有意义。”
  九月摸了摸四月的头,笑着说:“不会没有意义的,当然,要十月那家伙能克服自己那个致命弱点。”
  四月嗤笑,对九月说:“放心吧九月姐,既然我已经确认了你的意思,我们就不可能再让十月哥一直这么下去的。”
  九月宠爱地对四月笑道:“好,姐姐相信你们的能力。”
  次日,原本宁静的清晨被一月打破,原因是她抓到了一个入侵者,一向仰慕十月的一月瞬间就有了要夸奖的机会。
  在等十月来看自己战绩的空余,一月手拿十枝波板糖,威胁入侵者:“听着,等十月哥来了以后一定要老实点哦,他问你什么就要答什么。”
  入侵者的嘴巴被已一月封住,只能用喉咙胡叫,看上去格外可怜。
  “一月,听说你抓获了一个入侵者。”十月很快就来了。
  “是啊!是啊!”一月激动地回答。
  十月先是温柔地摸了摸一月的头,表示夸奖,再让她先离开。之后,十月为入侵者解封嘴巴,准备盘问。                          谁知解封后十月还没发话,那位入侵者倒是先说起来:“喂,你们黑月铁骑就是这样招待客人的!”
  客人?难道……十月很快反应过来:“你是琉星!”
  琉星不满地回答道:“不然呢?”
  他就是琉星!九月外出十年里的“心上人”!十月有些手足无措,他知道今天琉星会来,也无数次安慰过自己说九月早已不记得他,但是当他真的来了,他还是会害怕。
  琉星见眼前这个人发愣了许久,更加不满,他对十月喊道:“哎哎哎哎!别发呆了,我都被绑好久了。”
  十月被琉星喊了过神来后,为他松绑,对他说道:“琉星先生,舍妹不清楚情况,多有得罪了。”
  音落,他又陷入慌乱。
  他来了!他真的来了!那我该不该把九月藏起来,万一,万一……
  纵使他千般万般不愿,他还是拨去了九月的呼叫器。就在那一刻,他想通了,如果九月和琉星是命中注定的,那无论他怎么防备都是无用的,既然如此,还不如让他们早见面,也正好看看玄月哥删除记忆的成果。
  呼叫器拨通了,呼叫器那头的九月先说道:“十月,有事吗?”
  十月顿了顿,“九月,客房收拾好了吗?”
  九月回道:“好了!客人来了吗?”
  十月看了眼琉星,低沉地回答,“已经来了,我很快就会带他过去。”结局好似无法避免……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