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诺

[九十]辗转成殇 五

  又是一个清晨,九月与十月共同来到了琉星的房间外。九月正要敲门,十月却叫住了她,“九月,等一下。”
  九月疑惑,“怎么了?”
  十月勉强地笑了笑,“没事,我只是有一点不安。”
  九月笑对十月,“十月,没什么可不安的,你要相信我。”
  十月轻轻一笑,点头。其实九月会错了他的意思,他指的不安是一种来自心底的预感,对于未来将会发生的事情的预感。
  九月再次举手去敲门,琉星很快就开了门,将九月和十月迎进房间。进了房间,九月和十月就看见了房间里除琉星以外的一个人,那是一个体型如幼儿般的男孩。
  琉星向九月和十月介绍道,“他是VV学院的校长,拥有八元素之一御土之术的破军。我们要离开黑月岛,就要靠他了。”
  没等九月十月回复什么,破军就先笑嘻嘻地开口了,他是对九月说的,“小雪,好久不见啊!”
  九月一愣,看来是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叫的是自己。
  十月提醒她,“兰雪,那是玄月哥给你的伪装身份。”
  九月恍然大悟,又尴尬地笑了笑,敷衍道,“是啊,好久不见。”
  破军立刻就想到了琉星告诉他,兰雪,哦不,应该是九月的记忆已经被更换这件事。在心中暗叹,没想到从前的黑月铁骑竟然防VV学院到了这个地步。如果没有这次的危机,如果玄月没有发现K的阴谋,那么,这两个拥有强大异能的组织也许会一直争斗下去。
  破军不再多想,他看向众人,散漫地他们说,“该告别的应该都告别完了吧。我们要出发了。”
  九月与十月互相对视,前者未言,后者未语,但已胜过千言万语。
  只一旁的琉星暗自伤心,果然,小雪会选择他。其实,他一直都知道,自从他一年前纵容九月离开VV学院,回到黑月岛那时起,他之前努力争取的成果就已经付之东流了。
  少顷,九月对破军说,“我们出发吧。”
  九月转身背对十月,因为她担心自己再看他,会突然又舍不得离开。
  破军使出第七感--御土之术,九月琉星和他自己的身体开始陷入地中。渐渐地,他们消失在地面上。
  三人在地底之下飞速移动,很快落进了藏在地下的VV学院基地。
  九月环顾四周,“这就是VV学院?好像比想象中的小了些。”
  琉星愣了愣,回答,“这只是一个基地,总部不在这儿。”
  九月尴尬地点了点头,“是吗?这样啊。”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此时此刻的氛围十分不自在。
  琉星暗叹,玄月记忆替换地真是彻底,不仅认不得所有的故人,连生活了十年的地方都毫无印象。但他却不死心,问,“你,真的都不记得了没?”
  九月摇头,“不记得了。”
  虽然是意料之中的回答,但是琉星的心中还是万分失落,他低声道:“这样啊。”
  九月低头,有了些愧疚,“对不起。”
  琉星安慰,“没有关系,从你回黑月岛那天起,我就有心理准备了。”但纵使准备地再久,也丝毫没有减轻一点失落感。
  九月没有再追究这个问题,而是带跑主题,“我当时为什么会离开?”
  这个问题戳到琉星的伤心处了,那段时间发生的事情太多了。他犹豫了一会,“当时你说你感应到了十月有生命危险,连艾米博士都没有请示,二话不说地离开了。”
  生命危险?九月不解,明明她醒来时,十月的身体好好的,并没有什么什么生命危险。
  突然,破军打断了他们的对话,“糟糕!”
  琉星马上问,“怎么了?”
  破军回答,“有一层屏障挡住了我们,现在根本无法前近。”
  九月诧异,“屏障?黑月岛从前没有什么屏障啊?”
  破军皱眉,“不,我们已经离开黑月岛一段路程了,但还没有出撒哈拉沙漠的范围。”
  九月思索了一会后,惊愣道,“难道是K先生发现了?”
  九月的话一出,众人皆是惊颤。
  琉星沉默了片刻,“九月,你有没有可能联系到十月或玄月。”
  “我试试吧。”说完,九月转动手指上玄月所赠的通讯戒指,尝试拨通十月手中的戒指,无果。再尝试拨通玄月的戒指,依然无果。她遗憾地摇了摇头,“抱歉,联系不到,信号好像被阻断了。”
  琉星皱眉,语气沉重,“那就糟糕了。”
  场面一片沉静,气氛凝重,他们都知道,如果事情真如九月所说,那么,他们可能就此永远停留在这里,虽然没有人知道那位操控着整个黑月岛的K先生真正的实力到底如何,但是他们相信,那只会比他们所预想的更加可怕。十月的第七感莫名被夺,就已经意味着危险即将来临。他蛰伏了太久,终于要反弹了。而这反弹所带来的后果并将不可估计。想到这,众人不禁打了个冷颤。
  而此时,十月还滞留在琉星房间里。忽然,他手指上的通讯戒指闪起了光芒。
  “十月!九月呢?”通讯戒指那头的玄月十分焦急。
  十月不解,回答道,“刚刚离开。”思索一会儿后觉得不对劲,问道,“怎么了吗?玄月哥?”
  玄月没有回答他,只是叹息,“还是晚了一步……”
  十月听玄月的语气不对,忙问,“玄月哥,是出什么事了吗?九月没事吧?”
  十月这么一问,玄月忽然想起了什么,急忙对十月说,“十月,你去黑月岛的边界守着,有任何人出现或有任何异样都马上告诉我,但是不要擅自行动。”还未等十月疑问,他又说道,“现在就出发,路上我再告诉你具体情况。快!”
  十月马上赶往边界,在路上,玄月告诉了他一切的因果,“我方才检测到边界突然出现了一道屏障,那屏障说强不强,依破军和琉星两人的第七感要冲破也不是不可能的。但它要说弱也不弱,要是没有花上半个小时,是无论如何也冲不破的,等到他们的普通之躯精疲力尽了,九月又还未开发第七感,那时不就任由K宰割了。”
  十月大惊,又加快了速度。
  玄月想到十月现在的身体情况,提醒,“不过十月,你到了后只需要随时向我汇报情况,若可以,试着用心灵感应联系九月,只是决对不可擅自动用第七感。现在沧月正在赶回的路上,你等她到就要离开。”
  十月没有回答玄月。
  玄月大怒,“十月!”
  十月不服,但还是低声回复了玄月,“知道了。”
  玄月叹息,他并不能肯定十月的这个答复到底奏不奏效。但是现在除了十月,他也没有人可以用了。
  黑月铁骑和K的关系从一开始就十分微妙,他一直知道,K从来没有相信过他们,否则就不会有他们脑中的神经栓了。
  如今,双方的关系已经微乎其微,这个关头,他必须留在黑月岛,守住其他还不知情的黑月铁骑们。而沧月前些天又被K用借口调走了,虽然现在正在尽力赶回,但毕竟不是马上。
  所以,他,只能冒一次险。
  现在,他只希望沧月能够快点回来,他不愿意十二黑月铁骑中任何一个有事。
  正如玄月猜测的那样,破军和琉星已经开始使用第七感想要强行冲破屏障。在他们上方的地面上,四个少年少女正等待着他们能量耗尽的时候来临。
  黄沙漫天,灼灼骄阳,当真个令人烦闷的地方。四位暗月骑士徘徊在原地漫无目的地等着,他们的耐心一点一点地被磨掉了。
  “我们要干等到什么时候?”四号首先抱怨。
  六号抬头瞥了一眼四号,又低下了头,语气沉着地回答她:“还有二十分钟。再等。”
  五号也不耐烦了,“还要等!干脆直接强攻算了!”
  被五号道出了心声,四号赶忙附和,“对啊!为什么不强攻?还要等到他们精疲力竭?我们有四个有能力者,对方只有两个。强攻,我们的胜算还是比较大的。”
  六号依然沉着地回答:“这是K先生的命令。”
  四号和五号不再说什么,但是表情还是十分不情愿。
  八号拍了拍四号的肩膀,劝道,“K先生这么做自然有他的原因,我们又不能说什么,等吧!”
  正当他们终于平静下来时,十月已经赶到,藏身于不远处,因为暗月骑士们没有动静,他也就听了玄月的话,按兵不动。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暗月们渐渐地沉下心来,就在这时,暗月骑士们通讯器忽然传来了K低沉的声 音:“众暗月骑士听令,马上强攻!”
  六号和八号都是一愣,四号疑惑道:“怎的突然又让我们强攻了?”
  五号则是舒展舒展了四肢,回四号:“管他那么多,难不成你还想等下去?”
  四号连忙摇头,转而对八号说:“带我们下去吧!八号。”
  八号轻闭双眼,双手捏诀,黑影开始以她为中心向漠漠黄沙扩散。忽然之间,不远处飞来了一阵火焰,打断了八号开启影子之门。
  看见这忽如其来的火焰,众暗月马上就意识到来人是谁了。
  六号对着火焰传来的方向轻声道:“阁下既然到访,为何还不现身?”
  音落,只见前方出现了一个白发的少年,少年右手上还有未熄灭的火焰。他眉头紧皱,冷漠的神色中透着担忧。暗月们虽然没有见过炎之十月,但是也该知道此人就是十月了。
  看见来人,五号眉头轻挑,哂笑道:“黑月铁骑是没人了吗?竟然派你来出战!你如今这身体还能作战吗?炎之十月!”
  十月微怒,挑衅道:“哦?阁下可要试试?”五月被激怒,紧握拳头,挥剑指向十月,道:“那么,请指教来!”
  六号见五号和十月即将一触即发,立刻对其他两个暗月说道:“一起上,速战速决!”
  五号却怒斥:“谁都不许掺合,对付一个只剩下残存异能的人,我一个人就够了!你们先解决地下的那些人!”
  说完,就和十月斗起招来。
  六号略有犹豫,四号却马上附和:“五号说的对!完成K先生的任务要紧。如果没有完成任务,我们都会被处罚的。八号,快!打开影子之门。”
  八号马上再次捏诀,但还未集中精力,就又有一团火焰向她袭来,八号赶紧侧身避开,却仍然来不及,火焰蹭过了她的右手臂,一大块皮肤被灼伤了。
  一旁的六号立刻看向十月,看见他还在和五号斗招,并且游刃有余,正处于上风,难以想象方才他曾腾出手阻止八号打开影子之门。
  暗月们开始重新审视十月,即使是只剩下残存的异能,他仍是不可小觑的对手。
  六号对四号和八号说:“看来,我们要完成任务,就必须除掉十月!”
  四号和八号一齐点头,蓄势待发。他们只剩下十五分钟了。
  十月看出了另外三个暗月骑士渐渐燃气的杀气,心中有了不安,玄月提醒过他,他现在是不可以达到七感全开的,就连现在使用火焰抗敌也是牵强的。但是,九月还在下面,如果他收手,受伤的就会是她。
  还有十五分钟,只是十五分钟而已!我可以撑过的!玄月哥,对不起了,原谅我这次忤逆了你的意愿。十月默念。
  十月全力一击,五号喉咙一甜,吐出了一口鲜血。六号马上接住了他,低声说:“五号,你先休息,其他人,一起上!”
  正当六号还在吃惊,十月周身的火焰越聚越多,渐渐形成了一个人形,那个火人身材魁梧,长相狰狞,那无穷的力量压迫着大地,仿佛要吞没这广阔的撒哈拉沙漠。
  这时,六号五号再加上护法的四号和捏诀的八号都被这强悍如斯的力量震撼住了。
  “最高奥义——不动明王!”十月诀下,火焰立即向暗月骑士们扑去,迅速地淹没了他们,面对十月集聚全部异能的杀招,四个暗月毫无抵抗之力,都身受内伤。
  十月虽然击倒了敌人,但是胜利者却比失败者的下场更加惨烈。
  所有人都知道,这一招对于十月来说就是自杀式的最后一击。此招过后,他便如闪耀过光芒的流星一般,永坠黑暗,倒在了松散的黄沙上。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