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诺

[九十]辗转成殇 一

   一场大雨降临了深藏撒哈拉沙漠的小岛--黑月岛,这场雨下得很大,空前的大。岛上的一座古堡前正躺着一位十六岁的少女。她已经昏迷了一整个夜晚,雨水无情地浇在她芊弱的躯体上,粉红的长发散落在泥泞的土地上。
  古堡里,年轻的男人正静静地看着窗外,看着雨中的那位少女。他昨天晚上就已经发现了这个倒在自家门口的少女,若是以前,他会杀了她。但是过了一整晚,他对这个突然闯进他们安宁生活的少女都没有做任何处理。
  “玄。”男人的房间里走进了一个蓝发的少女,她走近他,说,“你真准备让她一直在那躺着?别忘了她是谁。”
  玄月将目光转向沧月,“我没有忘,我五年前,还是我亲自把她送出去的。但是她出现地太蹊跷了,我还要在考虑一下,先别急。”
  沧月轻叹一声,“我当然不会急,她回不回来于我又没有多大的关系。急的是十月,他刚才差点就冲出去了,还好被拉住了。我是受人之托,不然也不会上来找你。”
  玄月无奈地说:“这样就按耐不住了,算了,让他去吧。”
  终于,一个白发少年出现在大雨中,他将少女抱回了古堡。
  雨后的晴天总是最凉爽的,在这凉爽的时候,昏迷许久的粉发少女睁开了她晶蓝色的双目。
  眼睛慢慢聚焦,少女所在的房间渐渐呈现在她的眼里。什么?这里是……我,回来了。
  少女想要起身,可是她的头却传来一阵剧痛,让她重新倒回枕头上。
  “斯--”疼痛愈演愈烈,少女的身体渐渐缩成一团,“好痛!琉星!琉星!对,对,不起。对不起……”少女在呢喃中又陷入了昏迷。
  这时,虚掩的门缓缓地打开,十月从门口进入房间,他的眼神十分忧伤。
  “琉星。九月,这五年里,你已经把心给了别人了吗?”十月走到床边坐下,轻轻地为九月整理她的长发,“不过没关系,我喜欢你就够了。”
  忽然,耳边的呼叫器响起了,“十月,听得到吗?”
  十月整理了一下情绪,回答:“怎么了,玄月哥。”
  玄月很快答道:“我在实验室,把九月带过来。”
  十月看了一眼处于昏迷的九月,迟疑片刻,回答:“知道了。”
  音落,十月关掉呼叫器,再次抱起九月,走出房间。
  不久后,十月抱着九月来到实验室,十月将九月放在担架床上,然后对玄月说:“玄月哥,我想知道你会对九月做什么?”
  玄月看向十月说:“删掉她在外五年的所有记忆。”
  十月疑惑道:“为什么?”虽然他也希望九月将那十年全部忘记,但是他还是想要知道原因。
  玄月轻笑道:“她现在还是兰雪。”
  “兰雪?”十月再次问道,“那不是你给她的假身份吗?”
  “是。”玄月答,“但是五年太长了,她和我们的相处也不过十几年,我无法确定她是否还将自己认为九月”
  十月愣了一下,小声地说:“你的意思是,九月也许已经习惯了兰雪的生活,不再愿意留下。”
  玄月没再说话,事实上,十月曲解了他说的话,他的意思是,九月兰雪时期的记忆一天存在,她就一天有卧底的嫌疑。而且,如果他不这么做,K也不会放过九月。
  五年前,K让他把她送出去是为了在那人身边安插眼线,可这个眼线送出去后才两年就与他失联了,一直到现在,他才再次有了她的消息。
  玄月回过神来,对十月说,“十月,你先出去。”
  十月再看了看九月,应了一声,离开了。
  叫走十月,玄月把目光转向担架床上躺着的九月,他把手放到九月头的上方,开始用意力寻找他想要删除的记忆。很快,九月的记忆被玄月找到,他开始删除。
  “嗯呢。”九月的眉头紧邹,她很痛苦,这代表玄月删除的这段记忆于她是重要。玄月的眼中慢慢流露出宠溺与不忍,他轻声说道:“九月,不管你是否像我猜想的那样已经背叛,但是你此刻的痛苦毕竟还是因为我当时的决定,说到底,还是哥哥欠你的。”
  音落,玄月干脆使出所有意力删除。
  “不要!”九月猛然惊醒,她在试图挽回她的记忆,也在试图阻止玄月,但这只是回光返照,最终无功而返。
  在九月无用的挣扎下,她的记忆还是被玄月删除了。九月瞳孔涣散,又一次倒了下去。
  玄月小心翼翼地为九月擦去脸颊的泪水,轻声说,“小九,再痛也过去了。”
  “玄,”沧月忽然出现在实验室,“我认为你这样做欠妥当。”
  玄月笑道,“你是在关心九月?”
  沧月走近玄月,“我不是关心她,而是你确实欠妥当,好好想想,你删除了她在外五年的所有记忆,等她醒来,她的大脑就只有十一岁之前的那些记忆,这丫头是个聪明人,不可能不会怀疑。”
  玄月摇了摇头,“沧月,你多虑了。”
  音落,玄月走到显示器前,按下一个按钮,显示器马上显示出一段段影像,那些是黑月铁骑十年来的所有记忆。
  玄月看着显示器,对沧月说:“我让八月用读心术读取了大家的记忆,再复制了她读取的记忆,然后只要稍稍篡改一小部分,把九月插进去,最后只要移到她的大脑里就可以了。”
  说完,玄月又看向沧月,他没有说话,但是他的眼神却在说着,如何,我现在还欠妥当吗?
  沧月挑眉道:“你是要给她编造一段记忆?”
  玄月笑而不语。
  沧月继续说道:“这倒是个主意,但愿你篡改记忆的技术能过关,否则,就白忙活了。你忙吧。”
  说完,她离开了实验室。
  玄月无奈,沧月总是这样,明明对弟妹很是关心,确不愿表达,好像是一副事不关己,其实什么细节都考虑到了。

评论(1)

热度(20)

  1. 秋雨潇箫戚诺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