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诺

[九十]辗转成殇 四

  “啊!”九月从睡梦中惊醒,她的心跳飞快,浑身冒着冷汗,心脏好像下一秒就会冲出她的心房。这是她与十月的心灵感应。
  九月稍稍缓了一会儿,心头忽然涌起疑惑和不安,为什么会这样?这时,她脑海中马上浮现出了一个名字,十月。
  会是他吗?
  九月来不及多想,就迅速地冲出房间。不管发生了什么,他的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九月很快就跑到了十月的房间外,门上锁了,但十月从来不会锁门,而且心灵感应有告诉她十月就在里面。她连忙着急地敲响房门,可门却迟迟没有开,九月的担心又多了一分。
  渐渐地,她开始慌乱,更加用力地敲打房门,“十月!十月!你在吗?快开门啊!”
  许久后,十月的房门仍然没有打开,这是,九月忽然想起自己房间里好像有一把十月房间的钥匙。
  九月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着急忙慌地翻找那把钥匙,她几乎是把所有书柜、抽屉里的东西都翻了出来, 她只记得钥匙在房间里,却不记得在那个地方,所幸,她最终还是找到了。
  九月返回十月的房间外,慌忙地打开房门,里面的情景让她大吃一惊。
  房间的主人十月昏迷不醒地倒在地上,他的眉头紧皱,看得出昏迷前一定十分痛苦,并且嘴角还留有血迹。
  “十月!”九月立刻上前察看十月的伤势,发现他并没有受外伤。思量片刻后,她扶起十月走出房间去往另一个房间,九月知道,只有他才能帮到十月,并解开这一个个谜团。这个人就是玄月。
  黑月岛的实验室内,十月静静地躺在担架床上。
  “玄月哥,十月没事吧。”九月在一旁焦急地问。
  玄月轻叹,没事?怎么会没事?但他不能告诉九月实话,只是安慰道,“放心吧。”过后,他又说,“九月,你先回去,还有,记得不要告诉任何人今晚发生的事情。”
  九月点了点头,又看了一眼十月,这才离开。
  这场景多像一年前九月回来的那天,自那天起,她的人生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这一次,也会是一样。
  玄月沉默了片刻,转动手指上的一枚戒指,“沧月,来一趟。”
  “嗯。”“戒指”回复。
  这是一枚用于通讯的戒指,它没有经过K的手,是玄月秘密制造的,在沧月手中也有一枚,它不似其他黑月的通讯器里装有K控制的窃听器。
  少顷,沧月来到实验室,她一眼就看到了昏迷的十月,问,“玄,怎么了?”
  玄月低声回答,“K出手了。”
  沧月的眼中抚过一丝惊讶但很快就消失了,她淡言,“有些快啊。”
  玄月轻皱眉头,“是啊,而且比意料之中的快了许多。”
  沧月再次看向十月,“那他呢?”
  玄月遗憾道,“我查过了,只剩下一点点残留的第七感了,还被下了一种阴毒,因为这个,他最多只能使用一次异能,且不能达到全开状态了,否则,将催动毒性,会有生命危险。”
  沧月的眼中有了怜悯,她低声道,“那下一个不是四月,就是三月了。”
  玄月点头,“嗯,我们也要有所防备了,不能再有下次了。”
  这个夜晚,玄月和沧月都有一个预感,未来的某一天,会有一个灾难等待着他们。
  那晚之后的第一天,九月没有见到十月。
  第二天,九月也没有见到十月。
  第三天,九月还是没有见到十月。
  第四天,九月依然没有。
  第五天,第六天,第七天,第八天,第九天,第十天……九月都没有见到十月。弟妹们时不时也会问她,十月去那里了,但她一直没有回答,她时刻记得玄月的忠告,因为她知道,这件事情一定不简单,它的背后可能藏着一个意想不到的阴谋。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了,一直到第十七天,九月才见到他。
  那天早晨,她又一次来到十月的房间。她看到窗户边坐了一个白发少年,是的,他就是十月。温暖的阳光洒在他略显苍白的脸上,与平时不同的时,如今的光明和他相较竟显得格外突兀,他好似失去了所有往日的活力。
  从前的十来天,她总是带着满心的希望来到这里,期待那张熟悉的脸再次出现,但最后都是失望而归。终于,在这一天,她的愿望成真了。
  “十月。”九月微笑,轻声道,“你终于出现了。”
  十月回了九月一个淡淡的微笑,但是没有说话。
  九月走进他,“你这些天在哪里?”
  十月的露出一个苦笑,嗓音略带沙哑,“我一直在玄月哥那调理身体。”他哽咽了一下,又说,“九月,那天醒来后,我发现自己体内的异能好像消失了,玄月哥说,我是被人剥夺了第七感,而且我再也不能达到七感全开了,如今的我,同普通人已没什么差别了。”
  听十月说完,九月惊讶道,“为什么这样?是谁做的?”
  十月却答非所问,“九月,我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这件事非常重要。”
  九月恼怒,“现在还有什么比你这件事更重要?还有,我的问题你还没回答,你的第七感到底是谁剥夺的?”
  十月苦涩的笑道,“九月,这些对我现在来说一点都不重要,请你听我把我要说的话说完,好吗?”
  九月不忍在忤逆他,就答应了,“好。”
  十月顿了顿,有些犹豫,“九月,还记不记得一年前,你生的那场大病?”
  九月答,“记得,那好像是做任务时长期淋雨所致的。这就是你所说的很重要的事吗?”
  十月低着头,用低沉的声音答道,“如果这件事真的存在,那确实没有那么重要。但是,”十月又哽咽了一下,继续说,“它其实并不存在,我,玄月哥,沧月姐还有大家都骗了你。”
  九月越听越疑惑,“什么叫都骗了我?”
  十月鼓足了极大的勇气才决定要告诉九月真相,但真到那个时候,他依然感觉每说一个字都是痛苦。他深吸一口气,再次继续道,“一年前,你确实生了病,也确实是因为长期淋雨,但却不是在做任务的时候,而是在回来的时候。其实,在六年前,你就离开了黑月岛,独自去VV学院执行一个卧底任务。但是你很快就和大家失联了,然后就是五年。直到一年前,你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回来了。我还记得,你回来的那天的早上下了一场大雨,而你躺着古堡前昏迷着。那时我很高兴,非常高兴,但你却没有让我高兴太久。”
  十月正要把他最难说出的事说出来,九月又打断了他,“等等,你说的都是些什么?讲故事吗?”九月听完了开头就已经开始震惊,十月越说越多,她就越听越惊讶,而十月却要将一大堆的信息一股脑的全塞进她的脑袋里,她实在整理不过来了。
  十月看着九月迷惑的双眼,坚定地说,“这些都是事实,听我说完好吗?”
  九月没有回答,十月就当她是默认了,但经过了九月的打断,他重新叙述就变得更加困难,“你,你在昏迷的时候,一直在念一个名字,琉星,就是VV学院的那个琉星。我知道,那个五年里,他在你的心里一定有一个很重要的地位。”
  说到这,十月停了下来,他刚才一直在很努力地不让眼泪垂落下来,而现在,他差一点就要撑不住了,于是,他努力地克制住情绪,继续说完,“所以,他才应该是你命中注定的人。九月,黑月岛是一个危险的地方,你当初就不该再回来,这里有太多的血腥了。你应该……”
  “够了!”九月几近咆哮地打断十月,“你刚刚说的如果都是真的,那为什么我会一点都不记得!”
  九月明显不想接受这一切,但十月似乎硬是要她接受,“那是因为玄月哥担心你已经无心再做黑月铁骑,所以替换了你的记忆。”
  九月呆楞住,良久,她含泪问,“为什么忽然要告诉我这些?”
  十月不敢再看九月的眼睛,他把头瞥开,把刚刚被九月打断的话继续说完,“你该离开这里。”
  “不可能!”九月喊道,语气和眼神都十分地坚定,“十月,我不管那五年到底发生了什么,反正我都不记得了。我要留在黑月岛,我不怕危险。你说这里血腥,但这里的血腥只是因为K先生,除了血腥,这里还有玄月哥,沧月姐和大家,他们都是我亲人,我为什么要走呢?”
  说完,九月静静地等待着十月的答复,但十月却一言不发,只是低着头,一直看着地板。九月又走进了他,蹲了下来,正视着他的双眼,“十月,你是不是认为,我刚刚会说出那些话是因为玄月哥替换给我的那些记忆?”
  九月一猜就中,这就是十月此时此刻的真实想法。也是他这些天来忧虑的根本原因。
  十月没有回答九月,但是他的眼睛已经出卖了他。
  九月眼就看出了十月的所思所想,于是,她继续说,“十月,那些记忆只是记忆,它们没有被赋予任何的情感。如果事情真的如你刚才所说,那么,我也可以告诉你,一年前我大病初遇的时候对周遭的一切都是既熟悉又陌生,熟悉是因为我知道这里的一切人和物,但我虽然认识所有人,却无法对他们寄予情感。但是现在,我已经习惯了这里,一月他们都很可爱,我很爱他们,也很爱这里,我不想走。”
  十月惊喜交加,他没有想到九月居然已经对黑月岛有了那么深的情感,也没想到九月对这里的情感竟然都源自于那短短的一年。但是,他不能心软。
  十月伸手托住九月的半边脸,微笑着说,“九月,你能告诉我这些,我很高兴,但就算不为了那十年,你还是应该离开。”
  九月有些恼怒,“为什么?”
  十月解释,“不论你把这里当成什么,现在的这里终究是个危险的地方。”
  九月依然没有搭理十月的劝告,她反握住十月的手,凝视着十月,问,“十月,你喜欢我吗?”
  十月语塞,半惊半喜。
  九月追问,“回答我,你喜欢我吗?”
  十月心跳加速,望着九月湿润的双眼,他再也逃避不了了,那一刻,他什么都没有搭理,只轻声地说出他从前一直没有勇气说出的那四个字,“我喜欢你。”
  九月笑颜展开,暖如阳光。
  十月很高兴,也有些无奈。在昨晚还没有回到自己房间的时候,他就和玄月提出想要把九月送离黑月岛这个是非之地,但是玄月却认为九月极有可能不愿离开。今天看来,玄月的猜测完全正确。是啊,他怎么忘了,他和九月之间,妥协向来都是他。那既然如此,就好好享受现在能有的每一天吧。十月和九月都是这样想的。
  但是,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九月好不容易说动十月让她留下,玄月就马上送来了一个她不得不走的理由。
  当天下午,十月正带着九月去找玄月告诉他,他们的共同选择。可玄月却告诉他们,“九月,你必须要走了。这次是为了黑月铁骑乃至整个世界。”
  九月不解,“又怎么了?”
  玄月解释,“我已经决定和VV学院正式联盟。所以刚刚琉星告诉了我,VV学院已经找到了最后一颗元素石--光。虽然不知道VV学院是如何办到的。九月,你的神经栓已经被取出,所以你将会是联盟的代表,并成为开发光元素的关键人物。”
  九月有些遗憾,她才刚刚和十月互相打开心扉,没想到就这样中断了。但是熟轻熟重她还是知道的,“好吧,我去VV学院。”
  说完,她看向十月,笑着说,“十月, 要等我。”
  十月还了她一个微笑,说道,“我会的。”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