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诺

[九十]辗转成殇 三

  大约过了五分钟,十月就带着琉星来到九月准备的客房门外。
  看到十月来,九月露出笑容,“十月,你来啦!”
  十月干涩地笑了笑,“嗯。对了,这就是琉星。”说完,他侧过身,将身后站内的琉星显示出来。
  九月打量了许久在自己眼前的琉星,时不时还会皱皱眉头,这些举动让十月十分惊慌,他有些后悔了,他害怕他的这个决定最终会将九月推给琉星。但是在最后,九月只是露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再将手伸向琉星,礼貌地对他说:“琉星先生,欢迎来到黑月岛,我是黑月铁骑九月。”
  再看琉星,刚看到九月的那一瞬间,他的心里有过一阵强烈的悸动,但却因为九月看见他时的陌生感,使他很快将这种感觉掩盖了下去。但是当九月向他伸出手,琉星本来冷静下来的心顿时狂跳不止,他尽力地控制住不稳定的情绪,轻轻地握了握了九月的手,直至九月收回了她的手。
  “对了琉星先生,这是个房间就是你做客这段时间的房间。”说完,她将身后的房门打开。
  “谢谢。”道谢完后,琉星拖着行李越过九月和十月走进房间,再以最快的速度“咣”地关上了门。
  琉星的反常行为让九月感到诧异,她向十月询问道:“十月,你有没有觉得他在看我的时候总是怪怪的。”
  十月低下头来,心虚地反问她:“有,有吗?”
  “有!当然有!”九月十分肯定地回答,“十月,不是我自恋,我真的感觉他不正常,非常不正常,不过话说回来,那个眼神跟一年前我大病初愈时,你第一眼看我的眼神也好像哦!”
  十月猛抬起头,慌乱地看着九月,他想解释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和九月能有现在这样的关系,全靠玄月哥替换了九月的记忆,否则单靠这短短的一年,他真的无法确定,他到底能否成功让九月真正回归黑月岛。
  “十月,你怎么了?”九月见十月发呆,疑惑问道,“你从昨天起就有些不正常。”
  十月没有回答,带着恍惚的精神独自离开,留下九月一人百思不得其解。
  过了许久,夜幕渐渐降临,十月静静地躺在床上。十年的空白另他喘喘不安,如果他依靠替换记忆陪伴在九月的身边,对于九月是不是太不公平了?就算玄月哥替换的记忆不再可能找回,至少,她也应该知道一切的真相,拥有选择的权力。
  次日清晨,十月早早地起来床。他洗漱完毕后,就去敲了琉星的房门。
  “找我有事吗?”琉星打开门后,问十月。
  十月开门见山地问:“我想知道九月,就是兰雪,在外的十年经历了什么。”
  琉星惊愣了片刻,带着一缕忧伤反问十月:“炎之十月,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知道你的名字吗?”
  十月猜测:“你来黑月岛之前,那人告诉你的?”
  琉星摇头,轻笑道:“是小雪告诉我的。”
  “你在说什么?”十月茫然道,“我问的不是这个。”
  “可我想说的是这个。”琉星平静地回答。
  “什么意思?”十月皱着眉头问。
  “你会来问我这个,不就是在意小雪和我以前的关系吗?”琉星轻笑道,“那些事情牵扯到学院的机密,所以我无可奉告。我能告诉你的只有这个。”
  “告诉我什么?”十月继续茫然。
  “小雪在我经常提到你,提到你们相处的日子,你对她来说是重要的。”琉星苦笑道。
  琉星的话触动了十月内心深处的隐秘之地,他对她来说是重要的?他在她心里是有地位?是真的吗?如果是,他也就在没什么遗憾了。
  “好了,”琉星忽然打断十月的沉思,“你可以走了。”
  十月其实还有很多疑问,但是琉星的逐客令已下,他也不好多留,只得离开。
  十月走后,琉星慢慢走到床边坐下,他闭上双眼,又慢慢地躺了下来。少顷,他的眼角泛起了泪花。
  来之前,艾米博士就已经的猜测到,小雪一旦回归黑月岛,必定会被删除十年里所有的记忆。来之后,她看见他时的那双充满着陌生的眼睛便证明了一切。
  一年前,小雪早已成为VV学院真正的一员,若没有那次她忽然间的感应到与她心灵相通的十月遭遇生命危险,她也不会不顾一切地要回到黑月岛。再来,如果他当时在小雪执意要回黑月岛时,没有纵容她,而是拦住她,是不是他们之间就不会像现在这样回到了原地。
  但是,他真的拦得住她吗?
  琉星没有在想下去,这样太痛苦了。但他次夜是注定难眠了。
  与此同时,十月也在他的房间里冥思苦想。他还在思考琉星说的话。还未进入深度思考,十月的头忽然剧烈地疼痛。
  “神经栓!”十月的大脑里立刻出现了这三个字,他抱住了头,低声呢喃,“K先生,你在干什么?”
  音落,他再也忍不住疼痛,倒在了地上。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