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诺

[九十]辗转成殇 六

  五号捂着胸口,愤懑地说:“炎之十月!现在我们已无任何余力对付下面的那三个,最后的时间也快过去了,你的自杀式不仅毁了自己,还拉上了我们四个!”
  四号皱紧了眉头,担忧地说:“如今我们任务失败了,回去能不能活着都是问题了!”
  六号长叹一气,道:“先别管回去的事了,麻烦又来了!”
  音落,先前被十月的“不动明王”灼烧得炙热无比的撒哈拉沙漠瞬时间冷却了下来,变得如寒冬腊月一般。空中缓缓地落下朵朵雪花,冰雪女王般的少女伴随着雪花而落。
  八号呆楞,冰之沧月!又来一个!有完没完?
  四号踉踉跄跄地站了起来,也长叹一气,道:“现在,我们有没有命回去受罚都不知道了。”
  沧月双脚轻轻点地,冷眼扫光眼前一片狼藉的战场。她静静地走到十月跟前,本想查看他的伤势,但在查看时,她却没有发觉任何生命的迹象。
  看来这个小子没听劝,已经动用七感全开了。
  玄月,我还是迟了一步。
  沧月叹息道:“我来迟了,没能保住你。”
  音落,她缓缓起身,对着四位暗月骑士冷言道:“但至少,我还能替你报仇。 ”
  沧月右手一扬,空气中的水蒸气瞬间聚成一个剑形,她玉手轻轻一握,剑形逐渐凝成一柄冰晶剑。
  沧月剑指敌方,冷冷地说:“尔等是自觉交出性命,还是要孤动手?”
  众暗月骑士也都踉踉跄跄地起身,紧握拳头,准备最后的殊死一战。
  沧月轻哼一声:“那尔等便一起来吧。”
  说罢,半空中的水蒸气瞬间凝成一条巨大的冰龙,冰龙之大,遮挡住了半个天空,蜿蜒盘旋,寒气四散。
  沧月脚尖轻点,腾空而起,稳稳当当地落到了冰龙之上。少顷,在那冰龙两旁,又凝成了两条较小的冰龙。沧月双手一挥向前,冰龙便以迅雷之势冲向众暗月骑士。继而,成千上万枝冰凌箭也在瞬间凝成,随之而落。
  众暗月骑士本就受伤,沧月攻势又如此凌厉凶猛,无缝不入。他们很快就力不从心。再加上冰龙狰狞,箭雨密布,他们根本无暇使用第七感,就只得以第六感抵御。
  形势已成定局,沧月也无心再与他们耗下去。沧月挺剑而起,专心聚集寒气,准备使出“天上天下”,速战速决。
  这时,她手上的戒指响起了玄月的声音:“沧月,到了吗?”
  沧月暂时分出神来回答:“到了。”
  玄月又问:“情况如何?”
  沧月顿了顿,说:“来迟了,十月死了。”
  玄月大惊:“什么?!”
  沧月瞥了一眼黄沙上平静地躺着的十月,心中颇有动容,这样的消息她不愿再重复一遍了:“孤相信汝的听力不差,孤还要解决这些泛泛之辈,不与你多说了。”说罢,沧月继续凝聚寒气。
  “沧月!”玄月的声音再次响起。
  沧月很是烦躁:“还有什么事?”
  玄月说:“留活口。还有,不用再理他们,快带十月回来。”
  沧月更加烦躁,但是玄月的命令她也不能违抗。沧月放下冰晶剑,再撤回冰龙,带上十月,向黑月基地行去。
  暗月骑士们见沧月离开,松了口气。正当他们以为危险过去的时候,空气中突然出现了一个裂口,一个人影相继出现,那人影默默地伸出一只手……
  十月命星陨落,九月琉星一行人的阻碍就没有了,正在十月倒下就睡着了那一刻,九月心脏骤停,接着是难忍的绞痛,只一会儿,九月便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此时的黑月岛,K先生已在无声无息中离开了,玄月又是松了一口气,又忽的紧张起来,松的是当下的危机总算熬过去了,紧张的是,更大的危险正悄然而至。
  少时,沧月带着十月的尸体回来了。
  玄月看着安详死去的十月,眉头紧皱:“我的话,他终究还是没听经去。”
  沧月在一旁一言不发,极其冰冷,似是生气又夹杂着惋惜。
  忽而,无人的四周响起男声:“也许,我能帮上忙。”
  数日后,vv学院。
  九月睁开了双眼,被褥和枕头都是白色的,空气中还弥漫着消毒药水的气味,是医院吗?我怎么会在医院?九月缓缓起身,动了动身子,发现身上没有一丝疼痛。正疑惑着,猛地想起昏厥前的心绞痛,下意识地想到十月,正欲下床,只见有人推门而入,细细一看,居然是八月。
  “九月姐你醒啦!”八月原是一脸的愁苦,见到九月才露出一点喜色。
  “八月,你怎么会在这儿?”九月望了望四周,又问,“这儿是哪儿?医院吗?”
  八月走到九月床边的椅子前坐下,说:“这里是vv学院啊。至于我嘛,不仅是我,其他的兄弟姐妹们也都来了。”
  “那十月呢?”九月忙问。
  八月低下头,微微地叹了口气:“十月哥也来了,只是……”
  九月紧紧地攥住被角,等着八月“只是”后面的话。
  八月见九月面色已经苍白如纸,自然不敢再接下文,只说:“玄月哥说过,他会同你解释的。九月姐你还是先照顾好自己,你才刚刚醒呢。”
  九月静静地看着手足无措的八月,好似已经冷静了下来,却在忽然之间掀开被子,连鞋子也顾不得穿,径直跑了出去。
  八月一面追着九月,一面通知玄月。
  九月出了医务室,就一直无目的胡乱向前跑,跑着跑着忽的撞上了一个怀抱,抬头一看,是琉星。九月二话不说就推开了他,琉星未有多少反应,而九月只觉双腿无力,坐到了地上,泪珠一颗一颗落了下了。琉星蹲了下来,却什么都不做,许久后,才缓缓地说了一句:“十月还活着。”
  九月猛地抬头,还未来得及喜悦又听见琉星说:“只是还活着。”接着,琉星将十月在撒哈拉沙漠拦截暗月骑士的事情从头至尾说给九月听,只因他也是听被人转述,细节知道的不多,但是已经做够九月再哭一次。
  “莫妮卡出现在vv学院,说要见艾米博士,她走后,博士就让贪狼赶去黑月岛,用极限治愈术救活了十月,可奇的是,十月虽然心脏再次跳动,却一直醒不过来。玄月说,原因应该是十月身上的毒素。”
  琉星说完后,问九月:“你想去见他吗?”
  九月摇了摇头,她不再落泪,而是缓缓地站了起来,像一个木偶,独自一人,慢慢地,慢慢地走着。
  不久,八月追了上来。九月回过头来,声音沙哑地问:“玄月哥呢?在哪。”
  vv学院实验室。
  玄月见九月来了,未多说什么,只将一颗晶莹剔透的石头递给她:“这就是光元素石。”
  九月接过元素石,双眼微微合上……

评论(1)

热度(19)